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
快捷登录

太原方言中的:“屁大哥”

来源: 小胖 2019-2-26 17:06:31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太原地区特别是太原南部汾河两岸的的土话,虽然有些土的掉渣,土的刺耳,土的难以启齿,土的不上台面,但细细品来,却可以发现有许多字都遵循着古汉语“音随意转”的规律,一个字的同一个读音,往往用不同的声调来表示不同的意思。在这方面,“大”字就很典型。

太原郊区的土话说大的本意(即小的反面)时,发音不是(dà),而是(dòu),与豆子的“豆”,完全相同。“大”字读(da)时,有三个声调,分别是一声、三声和四声,即阴平、上声和去声。

“大”字与普通话一样读四声时,主要是用在对人的称呼上,如大爷大妈大哥大嫂大姐等。这种情况下,与普通话读音无异,一点儿也不显得土,因之,我们这土话一族读来也就显得一点儿也不气怯。

“大”字读一声时,则是“父亲”的别称。现在,由于教育程度的提高和普通话的普及,大多数的农村人也把父亲称作爸爸。过去,城南近郊和清徐的一些村子,称自己的父亲不称爸爸,也不称爹,而是称作“大”。这个“大”,不读四声,读一声。男人们在人前称雄说粗话,不自称老子,而自称“大”。有同辈熟络人喊他的名字时,他往往不是直接答应,而是开玩笑回应说“唤你大干甚哩?”。有男孩子顽皮,惹的大人们生了气,也会有人骂说,这个赖小子是谁家的“大”呢?有柔弱的女人管不住自己淘气的小子向丈夫求助时,也往往要带着怨气说,你快给咱管一管你的外“大”哇。

“大”字最有意思的是读三声的时候,我们这一带村里人土话中常出现“屁大哥”一词,这个“屁大哥”的“大”,就是读三声。“屁大哥”一词,在村人口语中出现的频率非常的高,其含意也非常的丰富。

其一是指事情不大,不值得重视。有时街上一群人围在一起“叨谐”,有人大惊小怪地说一件事情而另外的人觉得不以为然时,就会用嘲笑的口吻说:“哈哈!屁大哥哩。”其二是一个人否认另一个人说的事情:当有人在众人面前揭出另一个人的私敝短头而被揭者又不承认时,就会面红耳赤地争辩:哼!屁大哥,净听他活胡说哩。其三是对自己看不起来的人的称呼:村里人对一些面相寒碜举止邋遢行为不端的人也往往说:“外可是个屁大哥”。其四是人们对别人做得不好的事情和自己不满意的事情,也用“屁大哥”三字来形容。如有女人买了一件衣服穿在身上显摆,别的女伴或出于眼高或出于嫉妒,也会说一句:那是一个“屁大哥”。另外,女人们在一起说私房话,讲起一些眼里不顺心中不满的事情时,也经常用“屁大哥”三个字来泄愤。总之,在郊区方言中,“‘屁大哥’是个筐,什么也能往里装”。有这个比开口闭口用“带把把”的话显得干净,又比太文明太卫生的话说来解气的“屁大哥”在那儿扛着,人们说话也就不用顾忌什么了。好一个可亲可爱的“屁大哥”。

另外,太原城南部还有一个传颂很广的名间故事: “西温庄的靳大哥”,其中靳大哥的大,也读三声。对郊区方言中这两处把“大”字读成三声的原因,经笔者细细地品味再三,才悟出来是汉语中“语流音变”这一现象的反映。所谓语流音变,是指在人们说话的过程中,一些音节的声调要受前后音节的影响而有所改变。两个四声字放在一起连读,第二个字的音调要受它后面的那个字的音调的影响:如果它后面是一个三声或四声的字,那它仍读四声;如果后面的字是平声的话,那它就自然读为三声了。“靳大哥”与“屁大哥”就属此例。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